第一版主网 > 修真小说 > 桃花 > 第108章 天地有规矩
    吴大脑袋虽说也挺贪杯,治军的本事也算不得如何高超,可到底是正儿八经的武将,一向讲规矩,重军法。最近却经常满身酒气,出现在官署当中,绝对是一件稀罕事。这让许多嗅觉灵敏的官员和胥吏,都开始察觉到异样,只是吴大脑袋很快就恢复正常,众人百思不得其解,只当雨过天晴,万事照旧,这铁碑军镇总不能翻了天去吧?咱们不主动寻隋朝边军的麻烦,那帮龟儿子就该烧高香了。

    陈青牛也给蒙在鼓里,虽说以他如今的修为和背景,大可以不理会俗世王朝的兴衰荣辱,但是这种滋味仍是不好受,就像夜间被蚊子叮咬,胡乱拍打总也拍不死,可要你下定决心起床点灯,大动干戈,好像又有些兴师动众,不值当。总之,如今陈青牛耽搁了兵家修行,心情算不得好,吴大脑袋又失心疯一般,莫名其妙在军镇内外,挪了一拨青壮武人的窝,官身的升降不多,更多是置换座椅,属于平调,给人感觉是吴大脑袋信不过自己提拔、栽培起来的嫡系心腹,仿佛唯恐这些人造他吴大脑袋的反。陈青牛也给殃及池鱼,成了不掌兵权的闲职,在军镇行署里担任了一个半吊子的佐贰官,品秩倒是升了半阶。

    借酒浇愁,那是老祖宗遗留下来的悠久传统,不过陈青牛一介山上修行人,哪来那么多愁绪,只不过借着由头,给自己找个喝酒的正当理由罢了。

    真正让陈青牛喝酒的原因,是那位裴娘子对外宣称,半旬内就要关闭这间街角酒肆,至于她在那之后何去何从,这位沽酒美妇人也没说,众人很快就释然,女人多半是真心实意爱慕上年纪轻轻的王夫子,要双宿双飞喽,所以总这么抛头露面,确实不太合适,丢了未来夫君读书人的颜面。陈青牛对此一笑置之,也没好意思多问妇人何时走,只是每天黄昏都会去酒肆,解决完晚饭,祭奠过五脏庙,便会拎着酒肉和几样碎嘴吃食,给谢石矶以及那对姐妹捎去。

    这一天,陈青牛依旧是细嚼慢咽、悠悠小酌,付过了银钱,就要像往常一样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不曾想妇人突然嫣然一笑,说她一定要亲自请陈真人喝一杯,酬谢年轻真人为街坊邻居做了那么多善举善事,才合礼数。陈青牛本想婉拒,只是看着她那双眼眸,后者眨了眨,秋水长眸里充盈着满无声的言语。那一刻,她不像人生积淀如一坛醇酒的少妇,倒像是撒娇的少女。陈青牛愣了愣,就重新坐下。妇人松了口气,转身对所有人说今儿打烊了,笑眯眯下了逐客令,酒客大多不满,只是熬不过妇人的讨饶赔罪,只得陆续离去,当然,妇人说在座各位只要立马走人,那么先前酒水便不收银子了,每人还能拎走一壶酒,这才是真正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流言蜚语,她这么多年扎根于此,早就不在乎了,何况如今军镇对这位身世可怜的寡妇,也算不吝给予善意。

    寡妇门前是非多,再多,终究是俗世俗事,青峨山陈客卿一根手指就能按下去。

    妇人落座前,往酒桌上放了七八壶酒,酒壶不大,约莫刚好一斤的样子,应该都是有些岁月的老酒了,果不其然,妇人倒了两碗酒后,酒香弥漫,仅凭这香味,真不怕巷子深。

    陈青牛有些疑惑,不知她这是唱得哪一出,照理说他不过是成百上千军镇酒客里的一个,双方认识的时日也短,他无非是有个正经官身,最多加上个年轻真人的唬人头衔,眼前妇人阅人无数,不管如何青眼相看,都不至于这般隆重对待。

    难道应了那句老话,酒是好酒,宴非好宴?

    不过当他没来由想起乘龙巷的那个背影,她的那个腰肢后。

    陈青牛就有些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这对于胭脂粉堆里长大的陈青牛来说,实在有些别扭和憋屈。

    妇人眼神在陈青牛脸上轻轻一转,便心中了然,自嘲笑道:“从来只有男子心怀不轨,拼命想灌醉我这寡妇,不料到最后遭了报应,给陈公子如此怀疑。”

    陈青牛笑了笑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显然感受到桌对面这位“世家子弟”的戒备。

    没来由,她有些意兴阑珊,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女人心思海底针。

    于是她端起酒碗,笑道:“陈公子,这碗酒敬你能这么长时间,照拂我家生意。以陈公子的清贵身份,经常来此喝酒,委实让这间俗不可耐的酒铺子,变得蓬荜生辉。”

    陈青牛能够察觉到她的骤然低落,只是片刻思量之后,仍是想不明白,便不去多想了。

    各有各的缘法,各有各的命数。

    陈青牛实在不愿意在这个离别关头,让那位年轻夫子心生芥蒂,读书人,学问越大,心眼可未必就会跟着大。所以陈青牛也就装傻不知她的微妙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起身告辞,陈青牛拎着酒壶和裹有吃食酱肉的油纸包,走到街上后,终于还是转身,柔声笑道:“夫人,无论此后是去东南西北,都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的。”

    妇人默不作声,凝视着他,施了一个万福。

    端庄贤淑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陈青牛搬了条小板凳放在走廊,刚坐下,就看到谢石矶坐在台阶上,安安静静。

    彩绘木偶在那幅山河长卷上,滚来滚去,舒服惬意。

    夜色中,狐仙姗姗而来,找到了陈青牛,直言不讳,说她那根心弦,如龙脉一般蔓延,直达朱雀京城,如今已有崩断的迹象,所以是时候请他护送孩子们,离开铁碑军镇。

    第二天黄昏,刚好赶在城门夜禁之前,一支车队浩浩荡荡驶出城池。贺家商队,很早就有通商昭州的习惯,一年来回两趟,雷打不动。昭州是朱雀名列前茅的大州,富甲西南,王朝皇室木料多出于此。贺家又是当之无愧的军镇首富,所以这般阵仗,倒也没惹起什么猜疑。

    庞大车队打着金灿灿的贺字旗号,十数位贺家嫡系精英子弟,两车狐精,大大小小三十余辆车的殷实家当,对外宣称是商贸货物,实则是不计其数的金银珍玩、古董字画。贺家除了一大帮家生子的护院仆役家丁,还有一大批重金雇佣的江湖豪客,约莫四十余人,大多身世清白,声誉良好,这拨人早已在城外等候多时。毕竟近期的铁碑军镇,吴大脑袋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对通关文牒的审查,开始变得极为严格,贺家没必要为此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通商昭州,必然需要这些神通广大的地头蛇、过江龙,很多地盘,官府势力鞭长莫及,反而不如这些人说话管用。而且贺家走惯了昭州路线,熟门熟路,数十年潜心经营,该打点的关系,其实早就堪称世交了。

    陈青牛和谢石矶一人一骑,夹杂在马车骑队当中。

    彩绘木偶破天荒没有跟随他们出城,选择留在回头巷的院子,说是它要好好看家护院。

    一次停马歇息,陈青牛才知道贺家年轻一辈的领袖,竟是自己一直误以为是小狐魅的年轻女子,叫贺卿泉,以前经常跟着绿绮红袖两头可化人形的小狐狸,穿过墙门,来陈青牛宅子这边凑热闹,文文气气的,言语不多,如果狐仙与彩绘木偶下棋对弈,她就站在身后观棋不语。上次掏出麒麟符吓唬人的英气少女,随口提到过贺卿泉,以贺家的雄厚家底,结识一些边关将种子弟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一路南下,连个剪径小蟊贼都没遇上。

    但是陈青牛逐渐察觉到一股异样的氛围,每当夜幕降临,距离营地篝火很远的地方,依稀影影绰绰。

    七八天后,已经临近西凉南部边境,车队进入一条长达三里路的幽深峡谷,峡谷两壁陡峭,插翅难飞。传闻数十前还无峡谷,是被某些剑仙与人对敌,巍巍一剑劈开整座山脉,才有此路。

    行至半路,陈青牛随着马背起伏颠簸,连连打着哈欠,斜眼瞥向几位眼神鬼祟的江湖豪客,想着自己总算不用继续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峡谷前方,聚集着近百骑马贼,无马之人也有百人之多,趁手的兵器千奇百怪,朴刀,狼牙棒,板斧,木杆枪,就这么一群鱼龙混杂的家伙,拦住了贺家马队的前路。

    峡谷后方也有一支骑队呼啸而至,同样多达两百多人。

    西凉边境的各路马贼流寇匪徒,加上黑道上的绿林好汉,甚至还夹杂有十数位鹤立鸡群的野修散修。

    势在必得!

    贺家车队这边自然藏有不少内应,有人是临时加入,也有人是财帛动人心,果断放弃了江湖道义,当然更不缺贺家在生意场上的死敌。

    分金银,分珍玩,分女人,分马匹。

    四百多人,早已按照十来个主要话事人的约定,预定了各自的好处,都能够从贺家身上撕咬下一块肥肉,满嘴流油,真是十年挥金如土也不愁了。

    贺卿泉掀起马车窗帘,陈青牛对她笑道:“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她展颜一笑,完全没有忧虑。

    陈青牛和谢石矶猛然同时仰头望去,一道雪白虹光从峡谷高空坠落!

    有仙人御剑而至。

    他傲然立于一辆马车上,双手负后,那柄飞剑如游龙,纷纷割头颅,一颗,十颗,百颗。

    无论是谁,在这柄来去如风的飞剑之前,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略显幽暗的峡谷内,剑气纵横,白虹绽放,飞剑速度太快,第一条剑光流萤尚未消散,就已经交织出一张雪白大网。

    头颅滚滚而落,鲜血满地,贺家车队的两端,尽是无头尸体。

    陈青牛抬头望去,那人面若稚童,身材纤细矮小,双鬓霜白,背负一把剑鞘,腰悬一柄制式青鸾战刀。

    相传红旆军镇,有一位久负盛名的童子剑仙,最喜好孤身去往大隋南疆,深入腹地数千里,专门猎杀修士!

    今日一见,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这尊杀神站在马车顶,环顾四周,视线所及,所有心怀不轨的江湖人,都主动丢弃兵器,匍匐在地。

    期间有人动作慢了,或是心存侥幸,便是一剑飞至头颅飞的凄惨下场。

    贺卿泉走下马车,毫无意外神色,向那位“相貌清奇”的矮小剑仙,施了万福,开心笑道:“见过尉迟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此行南下,再无危险。”

    被称呼为尉迟叔叔的剑仙,他略微点头,嗓音清脆稚嫩,仍是如孩童无异,然后转头望向高坐马背的陈青牛,“她说你是个好人,所以让我来请你继续南下,不要再回军镇。”

    陈青牛问道:“你就不担心她的安危?”

    这位公认西北边军第一高手的剑修,淡然道:“确定你不去送死后,我自会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显而易见,生死之大,竟然被此人视为一件可有可无的小事。

    而且坦然此行北归,是“送死”。

    言下之意,当然存在一种委婉的善意,奉劝陈青牛应当惜命,不要去蹚浑水。

    贺卿泉脸色焦急,好像生怕陈青牛热血上头,就拨马掉头,一路北奔。

    好在陈青牛思量片刻,对那童子剑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可如此一来,贺卿泉又有些黯然伤神,满怀失落。

    姓尉迟的红旆剑仙正要御剑离去,陈青牛突然问道:“是老和尚要杀她吗?”

    童子剑仙犹豫了一下,摇头道:“恰恰相反,僧人是朱雀朝廷派来西北,负责护她渡劫。”

    陈青牛脸色微变,童子剑仙叹息一声,“所以你现在应该明白,她的敌人,绝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童子剑仙在御剑飞离峡谷之前,撂下一句话,“她让我告诉你,那个叫王曦的书生,深藏不露,绝非良善之辈。”

    红旆军镇,尉迟长霸。

    相传此人性情耿直,粗犷躁烈,却不失赤子之心。

    佩剑名为“白甲”。

    一剑如虹。

    毅然决然。

    慷慨壮烈。

    陈青牛抬起头,望向峡谷高空。

    耳畔依稀响起当年的那个背影,那一声大笑。

    也如童子剑仙这般洒脱。

    “白家亡了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在贺家马队离开军镇之后。

    彩绘木偶和贺家狐仙,开始小院对弈。

    前四局,相互两胜胜负。

    这第五局,既分胜负,也分生死。所以这一局棋,下得极为缓慢,各自长考不断。

    一旬过后。

    棋局已至中盘,白狐执白,已有败局气象。

    彩绘木偶盘膝而坐,屁股下是一枚黑色棋子,此时再无与陈青牛相处时的气急败坏,气态雍容,舒缓从容,缓缓道:“朱雀皇帝虽然名义上将道教放在首位,但此人气魄极大,试图以一国之力,压制南瞻部洲所有宗门修士,因此真正大力提拔的对象,只有兵家。如此一来,就惹来众怒,并无太多实惠的道门,不念朱雀皇帝的好,稷穗学宫在朱雀连一座学院也没有,好不容易扶植出一个圣人庞冰,最后却一心为国,效忠于朱雀皇帝。只剩下佛门,好像与朱雀皇帝签订了密约,关系莫逆。故而西北边关外,法雨之普及,供佛之热烈,祈福之频繁,造像之多密集,冠绝朱雀,袈裟遍野,梵音满城。”

    腰间别有一支青色竹笛的五彩傀儡,叹了口气,“南唐皇帝可谓朱雀皇帝的同道中人,但是结果如何?还不是被魏家不惜以失去一名飞升境为代价,布下死局,导致姜氏修为大跌,命灯飘摇?前车之鉴,历历在目。只是无奈的是朱雀兵家势力已成,长安侯等人,亦是不允许朱雀皇帝改弦易辙,皇帝本人想必也是骑虎难下,不得不孤注一掷,来不及消化玉徽王朝的底蕴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北征大隋,以防那些圣人的谋划越来越缜密。”

    白狐捻子而不落子,笑问道:“凉王朱鸿赢,是不是早已经被策反了?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嗤笑道:“眼高手低,志大才疏,想着要从朱雀皇帝那里划走半壁江山。殊不知以他的那点气数,哪里挑得起整座南瞻部洲这副担子。我也不瞒你,如今朱鸿赢恐怕连傀儡君王的待遇,也被剥夺了,如果没有大的意外,此时朱鸿赢已经沦为阶下囚。”

    白狐好奇问道:“这朱氏王朝,不是一直受到观音座胭脂山的庇护吗?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冷笑道:“否则你以为陈太素那婆娘,早年为何要闭甲子关?甚至为何一出关,‘东皇’赵皇图就守在青峨山?还不是陈太素身受重伤,哪怕出关也未痊愈!要知道这六十年,于修士而言,弹指瞬间,但对于世俗王朝来说,足以天翻地覆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又问,“玲珑洞天陈师素,不但是红袍陈太素的亲妹妹,更是青峨山观音座三脉之一,哪怕是道不同不相为谋,可一荣俱荣的道理,如此浅显,她会不懂?各方势力觊觎南瞻部洲已久,陈师素会看不见?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讥讽道:“你真是坐井观天!”

    白狐轻轻落子,笑道:“等我不想做井底之蛙的时候,你不是刚好来了嘛,拦住了我的去路和退路。不过你又为何掺和这些千秋大事?想要一方香火神位?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只恨自己没有眼泪。

    它有些失态,从黑棋墩子跌落,坐在地上,继续大笑。

    看着病态疯癫的小木偶,白狐轻声道:“我虽是坐井观天,却也算是坐在井口上了,所以古凉州城的那桩惨案,我其实看到了,你的恩怨情仇,我也清楚。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顿时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朱雀王朝的开国皇帝,曾经避难至古凉州城,与女子情意相投,离别之时,男人允诺将来他飞黄腾达后,必会来此找她,共患难,且共富贵。

    当时他并不知道女子已经珠胎暗结,数年后,风云变幻,男人打下江山,登基称帝,气吞万里如虎。但是迎接女子的命运,却是一场从天而降的横祸,虞氏子弟,两百六十余人,一日死绝,全部丧命于身负密令的朝廷军卒,老幼妇孺,无人存活。不知为何,那些精锐悍卒连女子的孩子也没有放过,却独独绕过了女子,只是以利刃划烂了她半张脸胖。

    满脸鲜血的女子最后去往书楼,点燃所有灯火,打开房门窗户,在熊熊大火当中,她悬梁自尽于藏书楼顶层,愿生生世世看着这座污秽的阳间,直到朱氏王朝覆灭,要亲眼看着那个负心汉的江山社稷,轰然崩碎!

    如果仅止步于此,犹然算不得最悲惨。

    大约十年后,古凉州城不知是谁的授意,建造起一座皇后庙,供奉一位雕像绝美的娘娘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此庙既不是朝廷官府认可的祠庙,却一直没有被判定为淫祠,庙前更树立有一块不知谁撰写的碑文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都是帝王或者礼部敕封,交由当地官府筑造,立碑撰文,录入地方县志,等等,方才能够成就一方正统神灵,享用香火,承受愿力,与辖境气运戚戚相关,共担福祸。

    城内百姓许愿极为灵验,逐渐香火鼎盛,方圆百里,信徒云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意外,这座娘娘庙所供奉的女子,也有可能真的成为一位神祇。

    但是两年后,当时的节度使府邸,就得到一封来自京城的密令,由一群钦天监修士亲自带到府邸。

    这支队伍领衔之人,则是一位仙风道骨的道士,自称出身五阳派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那座皇后庙就被拆毁,那些等同于宫廷皇木的栋梁,一律劈柴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火烧。

    那座娘娘雕像更被以利器割裂,分尸一般,再以钝器打碎,一块都不遗漏地全部沉入商湖。

    水溺。

    那块碑文并没有人毁坏,只是搬走,埋入距离商湖极其遥远的黄沙大地当中,坑深数十丈。

    土埋。

    这还不止,在娘娘们的废墟之上,朱雀朝廷户部直接拨款,建造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城隍阁,规格之高,规模之大,冠绝一朝。

    城隍爷的塑像,貌丑无比。

    显然是要城隍阁镇压皇后庙,更要用一尊丑陋城隍,“镇压”那位美若天仙的娘娘。

    永世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环环相扣。

    哪怕不论手段,只说这份歹毒心思,不可谓不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石桌上,彩绘木偶猛然站起身,伸出手指厉色道:“我需要你一只狐狸精来怜悯?!”

    狐仙柔媚笑道:“我没有可怜你。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咬牙切齿,“陆法真,愚蠢之极,还敢将我作为双修鼎炉?我要五阳派在他手上断绝香火!”

    “崔幼微就是个婊子,哈哈,至今这个贱货,还不知道当年是如何怀上女儿的,朱鸿赢和朱氏皇帝,两个自以为是大白痴,更是为此决裂,连老祖宗打下来的江山社稷,也不管了!那老妪策反了朱鸿赢的长子朱真倞,高林涟便策反了二子朱真虎,更教出了一个真正的衣钵继承人,那个自幼便城府深重的朱真烨!”

    “高林涟这伪君子,道貌岸然,在朱雀王朝潜伏四十余年,一心想要大隋一统南瞻部洲,为此不惜亲眼毁掉自己两个家族,为了他的野心,先后两位挚爱女子皆因他而死!世间男人,便都是这种货色!”

    狐仙问道:“难道你真不知道,朱雀开国皇帝虽然为了江山稳固,没有迎接你去做皇后,但是在你被人阴谋陷害后,娘娘庙的建造,和那块没有署名的碑文,其实都是他亲自授意和亲笔书写。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神色平静,“他做这些,我就该原谅他?我的孩子,我虞家那么多人,就这么死了?我被城隍阁镇压将近五百年,这笔账又该怎么算?”

    狐仙低头看着那个彩绘木偶,问道:“所以你恨朱氏王朝开国皇帝的忘恩负情,恨当年胭脂山那个抢了你皇后位置、并且对你百般算计的女人?所以你与大隋高林涟一拍即合,与莲花峰的范玄鱼联手?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摊开双手,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抬头望向这头千年狐魅,“你说你千年修行,看尽了人世沧桑,只差一步就能得到大逍遥,结果呢,偏偏就只能止步于门槛之外,你不可怜吗?”

    狐仙笑得眯起眼眸,笑意真诚,“咱们女人何苦为难女人,要不我们不比凄惨,来比比谁更活得好?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嗤笑道:“没劲。”

    它瞥了眼崭新的棋盘,崭新的棋子,崭新的棋局,突然感慨道:“你我皆棋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狐仙仰头望向天空,“可是我活得开心,因为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棋子。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一脚踢中那个当墩子做的黑子,啪一声重重落在棋盘上,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狐仙随手一挥袖,棋局打散,黑白棋子纷纷飞回棋盒,只是棋子胡乱落在棋盒当中,黑白混淆。

    只听她坦然笑道:“那就束手待毙好了。多活了一千年,我早就赚回本了。我只是有些惋惜罢了,看不到心中那一幕场景。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白狐站起身,望向主屋,“先是安排了一出刺杀,加上高林涟的故意露面,迫使他自己主动离开凉州城,以免惹来太多视线关注,坏了你们的阴谋布局,同时安排他到这铁碑军镇,希望借他之手,与我两败俱伤。甚至在不惊动朱雀朝廷的前提下,还有希望将裴宗玄也一并铲除了。只是你们怎么都没有想到,他会与我相安无事,和裴柳两家也无风波。这期间,是不是还出现了些意外,才使得你们无法对他‘物尽其用’?”

    彩绘傀儡跳上棋盘,缓缓而行,漠然道:“有人利用王雪涛的死,在向朱雀朝廷示警。不但司礼监来了人,据说王松涛也微服私访,离开了朱雀京城。除此之外,宋梦熊的暴毙,也让人措手不及,使得宋梦麟大发雷霆,差点就坏了大事,因为没有人想到那个化名俞本真的宝诰宗嫡传,俞正本,失心疯一般,莫名其妙就打杀了宋梦熊,叛出宗门不说,还差点坏了道门圣人的谋划,溜之大吉,至今下落不明。”

    白狐嘻嘻笑道:“所以说,谁都不是傻子。下棋嘛,终归是你来我往,哪怕先手下得再好,也未必就稳操胜券了。对吧?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使劲摇头,沉声道:“你尚未渡劫成仙,不明白一个世间至理,世间的规矩,都是圣人订立的!”

    白狐也摇头,“那你知不知道,曾经有人,以一己之力,坏了四方圣人的规矩?”

    她伸出手臂,扬起拳头,挥了挥,笑脸灿烂,“是一拳打烂哦!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不以为然,一下子走在棋盘天元的位置上,“所以他死了,一次又一次,一生又一世。”

    白狐喃喃自语,“我可不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她好像在与人言语,轻轻问道:“对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