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版主网 > 玄幻小说 > 武炼巅峰 > 第两千八百二十二章 偷师学艺
    跟着羽一路往宫殿内深入,直到一个时辰后,才来到一个身形高大,气息雄浑的大巫师面前,那大巫师也不知修炼的是什么巫法,一身气息竟如雷霆凛然,目光锐利,刺的杨开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“車大人,这位便是巫牛了!”羽恭敬地行了一个蛮巫之礼,眼皮都不敢抬一下,给車介绍站在身边的杨开。

    杨开也入乡随俗,伸手扶胸,弯腰道:“巫牛,见过車大人!”

    車微微颔首,一开口,声若闷雷,滚滚作响:“你便是那配置疗伤药的巫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杨开抬头,与車目光相对。

    車饶有兴致道:“很难见到你这样的蛮族了,你是浮游部的人?”

    杨开摇头道:“南蛮部,我只是生的比较弱小而已。”

    没有哪个巫或者蛮族会否认自己的出身,那是对自身的蔑视,所以尽管杨开看起来弱不禁风,很像是浮游部的人,但既然他这么说了,車也没有质疑。

    嘴角一扯,露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,道:“药剂师也无需太强壮的体魄,你配置出来的疗伤药让我部族人追捧,所以不必妄自菲薄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夸赞!”

    杨开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,让車颇有些另眼相看,一个能面对自己表现的如此洒脱自如的上品巫士可不多见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羽不是说他只是个下品巫士么?怎么会是上品巫士?

    这其中可是差了两个品级,他相信羽是不会在这个情报上弄错的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狐疑,可車也没有多问,只是道:“相信羽已经告诉你,请你过来的目的了。”

    杨开道:“羽确实说了,而我巫牛也愿意为霜雪部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”

    車目中光芒一闪,微笑道:“很好,既如此,羽……带巫牛进去吧,有什么需要的药材。尽管报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羽应了一声,便领着杨开朝内走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两人便进了一间厢房之中,出乎杨开的意料。这里居然已经有两个人了,而且年纪老迈,身上的气息比起自己要强出不止一筹,显然都是巫师级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两个老者一个白发,一个花发。见到羽和杨开进来之后,都冲羽露出征询的目光。

    羽微微颔首,这两个老者才走上前来,齐齐开口道:“见过牛大人!”

    杨开愕然道:“这两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羽神色有些不太自然道:“是車大人给你安排的帮手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尽管吩咐他们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……”杨开微微一笑,心中虽然有些猜测,却也不点破,毕竟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看杨开笑的大有深意。羽的表情更加不自然了,甚至隐隐有些内疚的味道。

    好在杨开没有多质疑什么,只是道:“我需要一些药材,麻烦你帮我取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,都需要些什么?”羽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杨开当即报出那些药材的名字,羽一一记在心中,那两个老者此刻也都支起了耳朵,聚精会神地听着,不肯错过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杨开报完各种药材的名称和所需要的分量,羽立刻转身出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剩下杨开和那老者三人,杨开转头道:“两位前辈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两人互相对视一眼,都是面色尴尬地摇头摆手。一副不愿意透露自己姓名的模样。

    杨开看的好笑,心想上古蛮族到底是上古蛮族啊,单纯质朴,这来偷师学艺虽然做的有些不讲究,但自身的良心怕是受到了谴责,所以才不愿意透露姓名。

    杨开也没勉强他们。只是自顾地找了个地方,从随身携带的包袱里取出一把妖虫内丹来,直接塞进嘴中,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这些妖虫内丹,一粒粒就跟米粒似的,不但个头小,而且蕴藏的能量也低微,杨开一把能吃掉几十个,腹部异响传出,直让那两个来偷师学艺的老者看的目瞪口呆,不过两人也不知道杨开到底吃了什么,只知道他应该是在修炼,所以虽然惊异,却也保持缄默,没有打扰。

    不过一炷香时间,杨开便已将吞入腹中的内丹炼化完毕,一身气息陡然浓郁了一分。

    等他再一次如法炮制的时候,两个老者才看清他到底在吃些什么。

    那白发老者大惊失色,连忙阻止道:“牛大人,这可是蛮兽内丹啊,你怎么能吞服?”

    那花发老者也阻止道:“不能吃不能吃啊!”

    从没见过谁敢这样吞服蛮兽内丹的,他就不怕被撑死?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是这么吃的啊。”杨开一边说着,一边手上不停,往嘴里丢着一颗颗内丹,口中传来咔嚓嚓的声响,直让两个老者听的毛骨悚然,看怪物一样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两位要不要来点?妖虫味,嘎嘣脆!”杨开笑眯眯地伸出手,摊开手心。

    两个老者直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,惊骇欲绝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时候,外面忽然涌进来一大批霜雪部的蛮族,个个都带来了大量的药材,羽为领队,指使着那些族人将药材分门别类地放在一旁。

    待到所有的药材都安置好后,羽才道:“巫牛,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,我就守在外面,若还有什么需要的话直管唤我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!”杨开冲她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羽转身离去,带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杨开闭眸调息,将吞入腹中的内丹炼化干净,这才睁眼冲两个老者道:“那咱们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者都是神色一肃,齐齐起身。

    “花雨枝两根,地皮果一颗,枸菲草三株……”杨开口中不断地报出药材的名字和分量,而那两个老者在楞了一下之后立刻进入状态,从那万千草药之中精准地寻来杨开需要的东西,无论是种类还是分量都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杨开面前便堆积了一堆药材。

    杨开微笑道:“两位看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落之时,信手捻起几位药材,另一只手上突兀地出现一团火光,摇曳不定,温度忽高忽低。

    两个老者顿时表情一凛,顾不得什么惭愧和内疚,目光死死地盯着杨开手上的动作,一瞬不移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霜雪部最出色的药剂师,也都是德高望重的存在,这一趟被巫車安排来偷师学艺,心中实在惭愧的很,可他们也知道,那神奇的疗伤药自己根本配置不出来,尽管知道其中药材的成分,可依然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但一个药剂师所掌握的药剂,往往是一个部落的机密,轻易不会外泄。他们想要知道这疗伤药的配置方法,也只能配合巫車,以助手的名义来协助这位巫牛,继而从中偷学。

    谁知道,人家早就看穿了他们的意图,也根本没有藏掖的意思,不但大大方方地配置药剂,甚至有刻意传授自己等人的意图。

    这番胸襟和情怀,与自己等人的卑劣做法比较起来,简直犹如云泥之别,让两个德高望重的药剂师愈发受到良心上的谴责。

    愧疚归愧疚,但在炼药一道上,两位药剂师还是极为专注执着的,所以此刻都屏气凝神地观望,准备到时候再跟这位巫牛好好道谢和道歉。

    有杨开这样的帝丹师亲自示范教导,炼制那疗伤药的秘密很快便被两位老者洞悉。

    他们本就是不俗的药剂师,杨开这疗伤药配置起来并不算困难,只是有些炼制手法看起来比较奇特而已,两个老者只需要略一琢磨便融会贯通,毕竟他们也有深厚的炼药底蕴。

    所以不到一天的功夫,两位药剂师便基本上掌握了那疗伤药的配置方法,在杨开的鼓励下,亲自试验起来。

    杨开也不管他们,自己炼化着内丹,提升修为,只等他们炼制完毕之后再检查一番,提出自己的意见和指出他们在炼制时的错误。

    出自两位药剂师之手的疗伤药的品质也日渐完美。

    日子悄然流逝,宫殿之中,两老一少几乎都忘记了时间的流逝。

    两位霜雪部的药剂师虽然年纪老迈,但这些日子却是每一天都精神亢奋,因为越和这位巫牛接触,他们越是发现这年纪不大的药剂师掌握的药剂知识的恐怖,往往对方的一句随口指点,都能让他们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,受益无穷。

    出自他们之手的疗伤药,与杨开亲自炼制的已经毫无区别,换句话说,这疗伤药日后便可为霜雪部族人的常用药了,等闲外伤根本不用再担心。

    这可是造福整个部落的大事,让两位老者对杨开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一晃十日之后,羽所送来的数量庞大的药材,统统都被两位老者炼制成的疗伤药,如此数量的疗伤药,部落最起码在二十年内不用为外伤而发愁了,甚至可以拿去卖给别的部落,换取其他珍贵的修炼和生活物资。

    两位老者专心炼药的时候,却没有察觉在某一刻杨开身上的气息忽然暴涨许多,而与此同时,他收获的那些妖虫内丹也彻底告罄。

    面色欣喜地感受了一下自身的情况,杨开微微睁开眼帘,双眸中精光犹如闪电,亮的吓人。

    前期的坎坷已经过去,接下来的修炼,将是一片坦途,而迎接自己的,也必将是一个突飞猛进的局面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