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版主网 > 都市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还是个自私
    玄妙儿猜的没错,真是张氏挑拨的,看着眼前的玄珊儿,还不到十岁,如果不是这个家庭,这个环境的话,也许她不至于这么烦人,看着她为了自己的爹娘来求自己,玄妙儿对她有几分同情。

    “珊儿,你爹娘心里有数,你不用操心他们。”玄妙儿不可能跟玄文宝两口子放下那些心结,可是玄珊儿再怎么样,现在能为了爹娘来求人,证明她还是有善良的地方,自己清楚玄文宝两口子不会就此罢休的,所以给玄珊儿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玄珊儿摇摇头:“妙儿姐,你就帮帮我吧,你就给我爹娘找个像卖年画这样的事做就行,我知道你因为我爹去京城的事你生气,可是那事不是我爹想去的,是祖母逼着我爹去的,妙儿姐,以前没分家时候,别人都欺负你们家,就我爹娘不欺负,去京城那个事,真的是我祖母的主意,不怪我爹的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听着玄珊儿的话有些不舒服,这孩子不大,家里事倒都知道。她不清楚玄珊儿对这件事的理解有多少,但是玄珊儿现在把事情都推给马氏,又把错误都指到别人身上,这点就不太对,为了利益这就把祖母出卖了?当时玄文宝去太师府的事,一定是马氏鼓动的,可是玄文宝不知道其中的利弊么?他去了,其实还是自私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玄珊儿把事情都推到了马氏身上,为了求自己,出卖自己的亲祖母,这个小女孩心够狠的,不过她还能为了爹娘出头,也算还有点良心的。

    “珊儿,过去的事情我不想提了,你们那边的事情,我真的没办法管,其实你一个女孩子,没别要管那么多,五叔断文识字,不会就这么趴一辈子的,你只要做本本分分的过几年,选个好人家出嫁就行了。”玄妙儿心里知道,这话自己也就说一次,以后不会再说了。

    “妙儿姐,我不管怎么行呢?我爹娘要是真的趴一辈子,怕是我要在家里照顾一辈子了,那我岂不是一辈子就毁了?我爹娘心疼我弟弟,保证不能拖累他,到时候我就是最惨的了,要是我爹娘有点地位,我以后也会找个好婆家的。”玄珊儿着急,心里想的也就都说了。

    玄妙儿看着眼前的女孩,自己这才发现同情错了人,尽管她小,可是她的自私真的是随了马氏那边,原来她想的不是她的爹娘,而是她自己的未来。

    玄妙儿觉得没必要说下去了:“时间不早了,你们的事情我真的没法管,就不与你多说了。”确实是没有什么必要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玄珊儿急了,拉着玄妙儿的袖子:“妙儿姐,我知道你心地善良,你帮小桃姐她们都是实心实意的,咋说我也是你堂妹,你就不能拉我一把么?”

    玄妙儿的耐性都被玄珊儿折腾没了:“有些人是我需要的,有些事是我还的人情,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情,不是外人一句话能评价的,你们的事不是我能管的,我最后说一句,相信自己的爹娘。”这句话玄妙儿也算是仁至义尽了,就算是对一个孩子最后的忠告和帮助了吧。

    这句话如果玄珊儿听了,对她的以后都是有帮助的,因为冯氏一共就两个孩子,她对玄珊儿其实是很宠爱的,就算是家里有了这些变故,可是玄珊儿并且没有太委屈到。

    早些年,玄文宝为了讨好岳父,也是对玄珊儿宠爱有加,带着玄珊儿去岳父家里,那时候一家三口是最幸福的,所以玄文宝的心里应该也是疼这个女儿的。

    可是玄珊儿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爹娘,她总觉得爹娘心里更疼男孩,自己是丫头:“妙儿姐,咱们都是女子,你应该知道家里都是以男孩为重的,我爹娘心思都在我弟弟身上,我必须自己给自己谋出路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看着这个小丫头,心里真的有一些恐惧,怪不得古代的女子十四五岁就出嫁了,嫁了人就能勾心斗角,弄得你死我活,这确实是早熟,这么大,毛还没长齐呢,就为自己算计将来了,这里保证有张氏的煽动和洗脑,但是她自己的想法也够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我该说的说了,你听不听我不能左右,你们的事情,我也确实不想插手。”说完她掀开了马车帘子,对着千落道:“千落,扶她下马车。”

    玄珊儿还想说话,千落已经拉着她的手,微微一用内功,就把她带到了马车下。

    玄珊儿还想去拦着马车:“妙儿姐,你帮帮我吧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看了一眼村子方向,好在这时候没什么人,然后对着玄珊儿道:“女孩子别一个人出村子。”然后挡上了马车帘子。

    千落回了车上,千墨一挥鞭子,绕过玄珊儿奔向镇子方向。

    玄妙儿坐在马车上,自己摇摇头:“哎,什么样的环境有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千落也跟着叹口气:“小姐,你还好心的说那些话,那丫崽子根本不懂你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听见千落说那丫崽子,玄妙儿被都笑了:“是呀,我的好意她不懂,连爹娘都不信任,这个丫崽子真是得了我祖母的真传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自私,她还惦记这自己的儿女,这小丫崽子自私的,自己爹娘都不信。”千落说着撇撇嘴,真的让人生气,特别是千落没有爹娘了,如果自己有爹娘多幸福,还有人这么想自己的爹娘。

    玄妙儿也有些无奈:“其实说起来,那个家里的女孩都挺可悲的,在我祖母心里,孙女都是赔钱的,最后只能用彩礼来衡量价值,不过她们不是没机会改变命运,这个家不是穷的需要卖姑娘,可是她们却没想用正经的路子。并且也都太早的开始学祖母,学几位婶婶了,当然这也是环境所致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说一千道一万,还是她们自己的自私心,像你说的,他们的事,不到万不得已都不管就对了。”千落自己说完觉得很有道理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千落,你长大了,想事比以前周全了。”玄妙儿带着赞扬的看着她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比你大。”千落疑惑的看着玄妙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