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版主网 > 都市小说 > 田园佳偶 > 第三百七十一章 看上他了
    噬魂之毒没有解药。

    宋婉儿威胁道:“药老,你最好考虑清楚了再说,我最后问你一遍,噬魂之毒,解药到底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药老抬头看去,打量宋婉儿的目光一会儿厌恶,一会儿喜爱,扭曲的有些变态。

    “像,真像,不过你为什么是一个女人。”药老呢喃道。

    云墨眼眸中冷光闪过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,染红了药老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药老如同感觉不到疼痛一样,还是看着宋婉儿,“让你哥哥来问,否则我什么也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宋婉儿皱眉,难不成这个老怪物真的喜欢上大哥了,这种扭曲的眼神,看上去有些麻烦呀。

    宋云很快就来了,他本来就在庄园中处理事情,接到消息,立刻就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,你来看我了,我好高兴。”药老深情的目光望着宋云,一脸的纯真。

    宋婉儿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宋云昨日里审问的时候,就知道这人脑子有些奇怪,脸上的表情不变,开口道:“你要见我,我来了,现在你可以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药老看着宋云,眼神痴迷,听到他的话,立刻开口说道:“噬魂之毒,真的没有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噬魂研制出来就为了对付敌人,怎么可能会有解药。”药老看着宋云笑道。

    宋婉儿心中一沉,没有,真的没有。

    宋云问道:“你好好想想,既然可以研制出来,怎么可能没有解药?”

    药老皱着眉,似乎真的认真在想,片刻之后,缓缓开口道:“噬魂之毒本就不应该存在,那是老夫偶然炼制成的,要是想要解毒,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药老终于想到了噬魂之毒的由来。

    原来他就是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云墨抓住了宋婉儿的手。

    宋云的声音充满了温和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“虽然麻烦,但是不代表解不了,你这么厉害,既然可以研制出来,自然也解得开。”

    药老为难,“可是,噬魂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宋云道:“有什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药老道:“它需要一味特殊的药引子,很难找到,唯一的药引子,已经被用来制成了噬魂,没有了药引子,要怎么解毒。”

    药老的表情充满了困惑。

    宋婉儿追问道:“那个药引子是什么?”

    药老不说话。

    宋婉儿看了自家大哥一眼,还真是只有大哥问的话,药老才会回答。

    宋云再次问了一遍,这一次药老回答的很是详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鸟鸣声声,朝阳初升。

    各个部落的人,远远地看到云墨走来,立刻朝着一旁走去,让出了道路。

    阿狸见到宋婉儿正要上前,被黑岩一把抓住,直接扯到了一旁,也不看看那几个人脸上什么表情,居然就敢上去。

    云墨扫了一眼周围的众人,瞬间,本来就远远站着的人,一下子就没有了踪影。

    宋婉儿的脸上写满了担忧。

    云墨伸手抱住了她,“噬魂之毒的配方我们找到了,解药一定也可以研制出来。”

    宋婉儿并没有被安慰到,“十万大山这么大,药引子的线索那么少,我们要怎么找。”而且没有人可以保证,药引子一定就在十万大山之中。

    云墨道:“至少,我们有了寻找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宋婉儿把头埋入了云墨的怀中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点点头。

    云墨的淡定,让她也跟着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宋云勾唇笑道:“妹子,我知道你和妹夫两个人恩爱,但是现在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妹夫去处理,可以先把他借给大哥一会儿吗?”

    宋云温和的语气带着几分咬牙切齿,天知道这些事情本来就应该是太子殿下来解决,结果呢,这两个人每天就这么腻在一起,把事情全都推给了他。

    宋婉儿从云墨的怀中起身。

    云墨道:“麻烦大舅兄了。”

    宋云无奈,一句大舅兄,让他彻底没有了脾气。

    宋婉儿开口道:“墨大哥,我没事,你去吧。”大哥应该是真的有事解决不了,否则不会开口。

    云墨自然也了解宋云的性子,叮嘱了宋婉儿几句,跟着宋云离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人一直在看着,见到云墨离开,这才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婉儿,你没事吧。”阿狸关切的看着宋婉儿。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儿。”宋婉儿摇头。

    阿狸道:“都是黑岩那家伙,我都说了让他快点,他就是磨蹭,害得我都没有陪着婉儿一起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宋婉儿笑道:“我们可以中午一起用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阿狸点头,眼神中浮现笑意。

    苗疆叛乱,和亲武王朝,这小丫头一路走来也是不容易,最近这段时间,经历了重重危险,这丫头倒是重新变得开朗的许多。

    阿狸笑道:“那些人做的恶心事,咱们要是真的为了他们,弄得自己不高兴,那才是傻子呢。”

    宋婉儿点头,“没错,正好我有事要办,你陪我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阿狸点头。

    药房门口处,宋婉儿站在原地,一时间有几分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阿狸扯着宋婉儿的衣服,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婉儿,他怎么也来了?不用关起来吗?”

    药老抬头,阴鸷的目光看了说话之人一眼,随后对上了宋婉儿看过来的眼神。

    宋婉儿说道:“阿狸,你不用怕,药老已经改邪归正,他以后不会再做坏事了,他要跟着咱们做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事?”阿狸一脸的震惊,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宋婉儿,她刚刚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。

    药老发怒,“臭丫头,你说什么呢,不要以为老夫听不见,再让老夫不高兴,老夫毒哑了你。”

    阿狸顿时道:“好呀,有本事你来,谁怕谁。”苗疆的蛊术,折磨人的手段多的是。

    药老不屑道:“不过就是几个小虫子,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。”看着阿狸的眼神充满了不屑,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人,还是一个他讨厌的丫头,敢这样跟他说话,真是活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阿狸气的脸色都红了,伸手掏出了自己的宝贝蛊虫,“去,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药老冷哼一声,毫不在意,就那么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宋婉儿一脸无奈,先是警告的看了药老一眼,然后才转头对阿狸道:“阿狸,听话。”